发光的迷谷

抓住少天的尾巴◉‿◉

【连理】6

啊啊啊啊啊啊啊炸了炸了!!!这两个人!!!怎么这么甜这么甜!!!!

燕麦泥:

//




以前郑轩曾经说,你们俩太腻了,你就没想过黄少对你也有想法吗?


但喻文州觉得这个逻辑靠不住,因为在他对黄少天有想法之前他们已经关系很好了,说明单凭纯洁的友情也可以使两个人这么亲密,黄少天本来就是热忱又仗义的性格,朋友多得很,只是刚好喻文州和他一直同班同宿舍,相处的时间最长久。


人在少年时一起长大的情谊太深刻,不能用普通标准去衡量,他和黄少天之间的界线早就糊了,根本说不清。


还有个很槽心的事就是黄少天的女人缘总是非常好,喻文州说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讲人多少都会散发出一种气息去吸引有需求的人,就像动物一样,他身上肯定有特别直的部分不然不会这么招姑娘。


郑轩说啊好像是听说gay总能在人群中一眼发现同类,但这个东西也可以靠培养嘛,百分百直的不多,黄少这么重感情的人……


然后黄少天就从门口进来了,两个人结束了这一次理智的学术交流。




所以喻文州并没有什么把握,应该说他根本就没考虑把握这个东西,今天上午黄少天躺在床上目不转睛看他的样子像有什么在他胸口撞了一下,那个瞬间他意识到,自己对于黄少天来说真的很重要。


说再多的理由,其实就是没忍住,咳嗽和爱情,如果能自我控制,郑轩他们又怎么会看出来。高中最后一天,他站在三楼教室外面,看着黄少天和一群人拍完照走回来,盛夏的黄昏熠熠生辉,走到楼下黄少天抬起头正好看到他,兴高采烈地挥挥手,你下来啊,他冲他喊。


下面就是那个漩涡,但喻文州丝毫没有犹豫。


过去的这几年,每一次黄少天出现在他视野里,仿佛身边的色彩都亮了一块,正如今天晚上他站在那雨夜的屋檐下,哗哗的雨水都无法掩盖喻文州看见他时的心情。


看见喜欢的人出现在面前,或许本来就是一种动人的浪漫,雨中漫步又那么甜,就像写好的剧本,命中的注定,喻文州终于把这个秘密说了出来。




但黄少天没有马上回应,他只是神情空白地盯着喻文州,这种情形大概一年只有一次,喻文州甚至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少天……”


“你要是……”黄少天打断他,却带着停顿,说得很费力似的,“你敢跟我开这种玩笑,我保证,我他妈绝对……”


“怎么会跟你开玩笑,”喻文州注视着他,清晰地说,“我喜欢你很久了。”


话音刚落黄少天就把脸侧了过去,喻文州看不见他的表情,也没有催促他开口,他们站在潮湿的雨里对峙,灯光和阴影将雨水照出不同的颜色,一闪而过又晃荡开去。


这大概是喻文州人生里最重要的几秒,直到很久以后还能想起那种感觉,好像那些雨下在心上,顺着血液湿淋淋地淌遍了全身。


又过了几秒,喻文州觉得这等待毫无意义,不管是什么答案都要看一看,他伸手拉住黄少天的手臂:“少天……”


黄少天却在此时猛地转过头来,眼睛里全是激烈的情绪,两个人视线撞在一起的瞬间,喻文州突然就明白了,那感觉简直不可思议,明亮的光唰的一声冲上来,所有的真相明晃晃摊开在眼前,好像世界都换了个样子。


难以置信,真想不出为什么之前一直盲目那么久。




“我都没发现……”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睛,过了一会,轻声说,“对不起,我一直以为……”


“你别跟我道歉,明知道我不喜欢听那个!”黄少天凶巴巴地皱眉,想了想又说,“……不对,你就应该给我道歉,我活到今天没被你气死也是一个奇迹了!”


喻文州笑了:“这么看的话也不能算在我一个人头上吧。”


“不怪你怪谁,”黄少天语速很快,眼睛里惊人的光采,“装得跟什么一样,谁能看得出来!”


“……你还笑!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先说出来就有主动权了,现在我说了算,懂不懂!”


“知道了,”喻文州笑着说,“先回去再说吧,时间不早了。”


前面几十米就是学校东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雨好像又大了点,站在原地这一小会脚下都积出水洼了,喻文州换了一边手撑伞,示意黄少天继续走。




雨夜的气氛实在朦胧,树叶被雨水冲刷着发出窃窃私语的声音,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并排一直走下去没有尽头。


进了校门,这一段没有往来车辆,路灯的光更稀薄了,映在地面的水滩上却像一地星光。喻文州感觉心跳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剧烈了,但是也没有恢复到正常的节奏,甚至有种可能以后都恢复不回去了的错觉,人在盛大的幸福感下身边的世界竟有些荒唐起来,看见的听见的都没有过脑子,周遭事物无法具象化,或者是不是幻象都没所谓,只要黄少天是真的。


他对自己的喜欢也是真的,他们两情相悦,还有什么别的事需要在乎?


身后突然响起的清脆铃声让喻文州回过神,他拉了下黄少天让他避开单车,却被黄少天顺势往边上推了推:“过去过去!”


去哪?喻文州没明白,但是黄少天手上使了劲语气也很急促,喻文州只能顺着他往旁边走去。边上的教学楼是化学系实验室,现在三楼还有几个窗户亮着灯,但下面就是黑漆漆的了,一颗巨大的榕树枝叶又高又密,在这雨夜里几乎遮出了一片光线死角,阴凉潮湿,像走入了一整片森林。


短短几秒喻文州已经反应过来,大概猜出黄少天是什么意思,他沿着墙走,直到转过拐角,刚想回身,黄少天就扑上来将他抱了个结实。


他冲过来带了些力气,喻文州被他撞得退了两步,后背靠在墙上,手里的雨伞也一时没拿稳在空中打了个旋落在地上,但是黄少天紧贴着他,毛茸茸的脑袋埋在他颈窝,喻文州叹了口气,此情此景虽然很浪漫,可惜有个尴尬的地方,黄少天背着双肩书包,他不好搂啊!


他只好抬起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头,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四周又黑又静只有一成不变的雨声,他们就在这被世界遗忘的小角落里拥抱了一会。




过了一会,喻文州笑着说:“怪不得刚才都没说话,原来在观察地形。”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机智!”黄少天抬起头一脸得意,但是也没退开,继续半贴在他身上,“你记不记得高中操场后面那个小树林,哎我当年就一直想去见识一下!”


喻文州拨了拨他头发上的水珠,无奈地欲言又止,黄少天倒是一下看出来了:“干什么,你有什么不满意?”


喻文州说:“我看你现在是挺想实践一下的,往后退一点吧。”


……就不退!黄少天知道他什么意思了,耳朵大概红了,仗着天黑死撑。他今天穿着牛仔裤,其实不是很明显,但是两个人这么贴着只会更刺激他。这栋楼大概三四层高,最上面可能有一点点屋檐,看不清楚,雨丝很薄不知道是吹过来的还是怎么样,总不能一直站着淋雨,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胳膊轻轻拉开他,低头把伞捡起来,黄少天不依不饶追问:“你为什么没反应,哎,哎哎?你真是性冷淡吗?”


喻文州笑了:“我不会顺着你说‘是不是冷淡试试就知道’的。”


……哼,黄少天见他没上当,悻悻嘀咕了一声,喻文州举起伞罩在两人上方,他们距离很近,水珠顺着周围的伞面飞快滑下去,好像都不忍心看伞下的情景。喻文州有点担心熄灯时间,刚想提醒却发现黄少天直直看着他,视线停留在他脸上某个地方,喻文州知道他在想什么,轻声说:“别在这亲我,不然我也忍不住。”


黄少天听进去了,湿润的睫毛扇了扇,终于还是抬起眼睛看他,不甘心地说:“你说你要是少点理智咱们俩的事不早就成了,真是脑子害人。”


喻文州笑眯眯地说:“我以为你就喜欢我这种地方呢。”


哎哟我草,黄少天气笑了,伸手去扯他衣服下摆:“就你会占便宜是吧,我他妈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占便宜……”


好了好了,喻文州笑着按住他的手:“先回去吧,太晚了。”






//




回去的路上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反正黄少天根本无法抑制自己随时都像在天上飞的心情,聊什么都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喻文州身上有一种香味,就算不看他也一直觉得心痒,总想一口咬过去。


雨声渐渐轻下来,在黑夜中细细地不停催促,黄少天突然脑子短路了一下,趁喻文州换另一边手撑伞的时候往他手上拉过去。


黄少天自己的手凉凉的一片湿气,没想到喻文州的手心那么温暖,喻文州大概被他拉得很意外,转头看了他一眼。


解释不出来为什么自己这么肉麻!黄少天心虚地飞快丢开他的手,若无其事拉了下书包背带,然后听见喻文州笑了起来。


笑屁啊!黄少天恶狠狠地想要是喻文州敢嘲笑他就把他推到楼后面先这样再那样,可能他的气势中已经传达出这种威力,喻文州倒没说些不正经的,只是说:“手怎么这么凉?”


说着他竟然主动拉住了黄少天的手,黄少天一下就卡壳了,张了张嘴愣是想不出说什么合适。说实话他都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和喻文州做这种举动,又是怎样一种画面,以前看路上那些手拉手走路的小情侣内心毫无波动还觉得他们有点傻,此时此刻才发现手指原来这么敏感,被喻文州握住就像心里“嘭”地炸开一个烟花,又烫又激动。


但是马上就到宿舍楼下了,整个过程大概才半分钟,喻文州轻轻放开了他,黄少天先一步走上楼梯,一个个踩上去的脚步声就像他的心跳,今天白天离开宿舍的时候绝对想不到会以这样的结局回来。


以后回想起来会怎么定义,大概是人生中唯一的“那个夜晚”。




他们宿舍没有门禁,但是12点会熄灯断网,两个人进门的时候屋里已经黑了,不过室友都还没睡,在床上抱着笔记本或者电脑。进去的时候郑轩从上面探出头问了一句:“才回来啊?”


雨下太大了躲了一会,黄少天含糊地敷衍他,喻文州按开了桌上的充电台灯,说:“你先去洗澡吧。”


哦,黄少天拉开柜子,估计喻文州出去接他之前就洗过澡了,身上肯定是沐浴露的香味不是他的幻觉!


他拿了毛巾和衣服,走到淋浴间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喻文州正在换衣服。他面朝着柜子,从黄少天这边只能看见一个后背,皮肤在台灯下是一种非常柔和的白色。黄少天杀气腾腾地盯了两秒,撇撇嘴转头进了淋浴间,心想刚才在墙角没干点什么真是亏了!现在一个宿舍里都是人,怎么办!只有郑轩都算了,问题是明天上课,另一个同学也在,唉唉唉,到嘴的喻文州就这么飞了……




黄少天终于相信了恋爱会让人智商变低这种说法,他竟然洗了个从头到尾的冷水澡,自己都不明白怎么想的,只能说冷水浇下来的一瞬间特别像刚才两个人站在雨里的感觉,他脑子一混就把本来扳到热水的开关又扳了回去。


不过倒是冷静了下来,黄少天出了淋浴间发现只有自己桌上的台灯是亮的,其他人都已经准备睡觉了似的,没有光亮也静悄悄的。黄少天擦擦头发爬上床,下意识往喻文州那边看了看,喻文州没有他那种睡前抱着手机还能玩上一个小时的坏习惯,现在盖着被子躺得规规矩矩的,连是不是睡着了都看不出。


黄少天趴在床上刷了刷微博,心想妈的以后也要给吐糟君投个【跟室友搞对象太难受了】的稿,特么喻文州就睡在对面,这能忍???


说他没定力他都认了,他简直不敢不想不愿意睡觉,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像梦境一场,光是喻文州突然跟他表白的戏码他都梦见过三四遍,有一次太逼真了甚至喜滋滋地醒过来,开心得没法形容,然后看着熟悉的天花板渐渐清醒,心跳一声一声恢复沉寂。


早知道应该当场拿手机录下来,喻文州说的那几句话,“喜欢你好久了”,光是这么一边一边回想黄少天都觉得能一直想到天亮。好久是多久?是他先喜欢喻文州还是喻文州先喜欢他?为什么自己也没意识到?还是潜意识里太认真所以不敢相信??


本来就一肚子疑问,从校门口磨蹭到宿舍这半个多小时竟然什么都没来得及问,唉……黄少天把脸埋进枕头里,憋了一会转身背对喻文州侧躺着,继续点开另一个吐槽君看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屏幕上方突然冒出一条微信消息:“别看了,睡吧。”


黄少天愣了一下,转头看看对面,躺着有栏杆挡着看不清,他转回头点开微信,飞快地打字:“你没睡着?你看,根本就睡不着,对不对!”


“我刚才看见一个特别狗血的吐槽,给你看给你看。”


“还有上次给你发过的那个暗恋好多年的,有后续啦,可惜没在一起。”


黄少天打字飞快,一眨眼已经满屏都是他的绿色气泡,喻文州大概要看完那些才能回复,黄少天翻了个身面向他那边,顺便看了眼时间,已经一点多了,漫漫长夜。


“暗恋的那个,我上次就觉得不会有结果。”喻文州回了一条。


“虽然对方拒绝过一次了,但是,哎也不能这么悲观啊!说不定那男的就回心转意了呢。”


“他没把那个女孩当回事,只是刚好这么多年一直是同学。”


“同学是可遇不可求的缘分好吗!”黄少天发了个小狗吐舌头略略略的表情,“你自己暗恋那么久竟然不支持人家暗恋。”


喻文州还没回,黄少天飞快地追问:“来讲讲来讲讲,什么时候对我有意思的。”


“哪有那么容易就告诉你^_^”


我靠还卖关子,黄少天想到他笑眯眯的样子又想咬他了,或者亲一下也可以,唉唉……


“别想了,”喻文州开启特技读心术,“真不想睡了?”


黄少天不服气:“你心如止水很牛逼哦那你怎么还没睡着。”


“其实我也在想你是什么时候对我有意思的。”


“不不不不不不告诉你!”


“我觉得我能猜出来。”


啊哟给你厉害的,头发落在鼻尖上有点痒,黄少天挠了挠,话虽这么说但他觉得喻文州那个脑子说不定真能猜出来。他还在默默反思,喻文州突然又发过来一句。


“高二的夏天。”


高二夏天怎么了?喜欢他?不对吧好像再早一点?黄少天努力回忆,喻文州的头像旁边又冒出一个气泡。


“太热了。”


黄少天停下动作,耐心看着屏幕。


“后来每次看到街上被照得金灿灿的样子。”


“就想到你。”


黄少天不知不觉用力攥住手机,这几句话太有喻文州的风格,又文艺又肉麻,别人说不出来,甚至可能听都听不懂。可是黄少天完全明白他在说什么,那是他们共同经历的一个盛夏。


黄少天飞快删掉刚刚打了的两个字,几乎毫不犹豫地打了一句点了发送:“我现在就想亲你。”


这几个字真的很可笑,然而此时黄少天毫无笑意,严肃而认真地盯着手机。两个人大半夜不睡觉,互诉情衷,可能谈过恋爱的人都干过这种蠢事,那些对话气泡能在人的心上戳出多少个窟窿,只有自己经历过才知道。


喻文州没动静了,没有回复,黄少天知道他在迟疑什么,没所谓,反正他更擅长主动出击。黄少天关掉手机,爬起来,干脆地踩着架子下了床。


他的动作很轻很灵活,绝对没有发出一点动静,心里都佩服自己。眼睛已经习惯这种黑暗,他走到喻文州的床前,刚拉住架子爬了一格,想想下来,在他桌上摸到抽纸包——他对喻文州的摆放习惯了如指掌——先将抽纸扔了上去,然后攀着架子两下就上去了。




喻文州大概已经猜到他要干什么,也知道劝不住,配合地往墙边靠了靠,给他让出一个位置。这是黄少天最后的想法,等他真的爬过去半压在喻文州身上的时候,虽然看不清楚,膝盖碰到他的腿,那种触感和温度,好像一下就懵了。


喻文州冲他轻轻“嘘”了一声,安抚地伸手揽住他,把他往怀里带了带,接下去黄少天究竟是先跌到他身上还是先蹭到他的脸自己也说不清,总之一瞬间的功夫就无师自通地和喻文州亲到了一起。


那中间有一段空白期,黄少天看也看不到听也听不见,抱着喻文州感觉自己灼烧得一片混乱。过了好一会,他是被憋醒的,缺氧得厉害,他把脸埋在喻文州的颈窝里剧烈喘气,喻文州还在摸他的腰背,什么叫下面硬得要炸了,看来小黄()书的用词虽然粗俗不过确实很贴切。


黄少天喘着抬起脸,一边舔喻文州的耳朵,腿压在他身上迷乱地用腰去蹭他,像发()情的猫恨不得整个人和他溶化在一块。喻文州的身上也很热,发尾很淡的香味让黄少天终于还是忍不住一口咬在他肩膀上,这个人怎么会那么好吃,又滑又软,性()欲和饥饿感根本没差别,黄少天拨开他的衣服乱糟糟地去摸他,简直摸不过来,喻文州轻轻喘()息着,突然翻身压住他,黄少天差点呻()吟出声,他脸上都是汗,年轻敏感的身体暴露在空气里又被喻文州覆上,一颗心躁动着几乎要跳出来。


他紧紧搂着喻文州的脖子,感觉喻文州的心跳也非常急促,神经末梢在这漫长的暗恋中被爱意烧得太久,已经像烟灰一样脆,大概也就是几分钟的事,他们在黑暗的动荡中一起跌进了高()潮。




被喻文州抱着真舒服,黄少天懒洋洋打了个哈欠,一点都不想动,只想这么睡过去。但这是不可能的,腻了一会,喻文州摸摸他的脸亲了下他,轻声说:“回去吧。”


黄少天心里哼了一声,转头摸过喻文州的手机,打开微信就在和自己的对话页面上打了几个字给喻文州看:“拔X无情。”


喻文州无声地笑了,手机屏幕这么诡异的淡光映在他脸上竟然还是很好看,黄少天毫不掩饰地盯着他的脸,两个人躺在一个枕头上,距离太近了,他下睫毛为什么这么长啊?!


喻文州从他手里接过手机,用左手在对话框里打字,虽然手指很细但打得也太慢了吧,黄少天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看他打,感觉他打一个自己都能猜出后面两个。


“想到你要离开我的心都……”


“碎”字刚打出“sui”的拼音,黄少天一个激灵就坐起来了,受不了地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妈的喻文州就知道玩这种阴招膈应他,这人怎么这么坏啊!


黄少天腹诽着干脆利落地爬下了架子,走到桌前喝了两口水,爬上自己的床。躺在已经变凉的床单上冷静了一下,黄少天抓过手机。


“明天去不去开房。”


这回喻文州倒是很配合地回复了。


“去呀。”











评论

热度(2417)